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优盈平台登录 > 7小时怒海自救辟生路

7小时怒海自救辟生路

  计程仪舱机舱涂料机舱自动化机舱辅机组机舱通风机机电式报警器机舱集控室优盈平台登录机舱热油加热系统机舱集控台1月15日上午8时20分左右,随着“桃花山”号顺利抵达南京新生圩国际货运码头,水手阴祖贵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为自己的幸运和勇气高兴的同时,一想起那滚滚的海潮、频传的噩耗以及在激流中艰难挣扎的人们,他仍是心有余悸。

  中国中海集团所属的“桃花山”号是亲历海啸、并在海啸发生后第一个从灾区回到我国的货轮。2004年12月26日那天,在印度金奈港装货的“桃花山”号突然遭受海啸袭击,包括阴祖贵在内的30名船员成功地与海啸搏击了7个多小时。由于全船人员齐心协力,处理措施得当,“桃花山”号是当时金奈港众多船只中受损最小的。

  据阴祖贵回忆,“桃花山”轮在2004年12月25日靠妥印度金奈港铁矿码头。在值了一夜班之后,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倒头就睡。“听天气预报,26日是个好天。所以我睡得特别踏实。后来同船的人也说当时金奈港晴空万里,海面风平浪静。”阴祖贵说。

  “出事了!出事了!”值班人员隐约的叫声把正在睡梦中的阴祖贵吵醒了。凭着做30多年水手的经验,他立即感到大事不妙,“感觉平日里颇为沉重的轮船此刻成了摇篮一般,而我也随着轮船摇摆的幅度不断加剧而越来越紧张。”阴祖贵说。等到他跑到船头时,外面已经是一片慌乱了。

  当地时间9点10分左右,站在船头的阴祖贵看到强大而奇特的潮水来势凶猛,不停地袭向他们所在的港口。滚滚海潮惊天动地,多艘渔船翻沉,渔民伤亡惨重。整个市区也沉浸在一片凄惨之中,人们在激流中艰难地挣扎着。昔日井然有序的港口一刹那变得一片混乱。港内,被海潮从码头堆场上吸下海的集装箱四处漂浮,有几个还沉没在港池及出口航道中。港池中的靠泊船犹如脱缰的野马,有的撞击码头、吊机,有的相互碰撞,险象环生。

  几乎在阴祖贵被吵醒的同时,船长陈延在办公室窗口上看到码头一片汪洋,他随即抓起对讲机,边询问值班三副,边冲下楼梯往甲板跑。当他赶到舷梯旁时,潮水已在急剧下降,舷梯被压得粉碎,船尾缆绳嘣嘣直响,滚筒上的刹车带在冒烟,情况万分危急。如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船将随时会挣脱缆绳的束缚,撞击码头,碰撞他船,甚至有沉没的危险。

  “全船进入紧急状态!抛下双锚!紧急备车!”陈延向港口控制中心报告,要求立即派引水员及拖轮前来援助,并通知港方立即移走装载机。可是,港口控制中心没有反应。船员们立刻意识到,要保护船舶和船员的安全,只有凭自己的力量。

  船员训练有素,反应机敏,在船长紧急命令发出后,以最短的时间进入各自的岗位,准确地执行船长的每一个指令。9时13分,大副报告驾驶台:“双锚抛下,一节半下水,刹住并抓牢!”9时14分,前倒缆绷断,船体开始由慢到快向前移动。由于潮水突然冲上码头1米多,淹没电缆及码头设备,造成短路断电,装载机无法及时将吊臂收回,作业工人也被突如其来的凶猛潮水吓得四处逃避。

  两架吊臂就像两头巨大的恐龙伸着长长的脖子,横在主甲板上空,其中一个伸在第一货舱上,另一个则伸在靠近驾驶台的第六货舱上。船舶被海潮推着,不由自主地步步向吊臂靠近,眼看就要撞上驾驶台。

  “刹牢尾缆!刹牢双锚!刹牢前倒缆……”船长命令。在船尾进行带缆作业的水手陈旺佳机智勇敢地完成了指令。这时,双锚已牢牢抓住海底,减缓了船舶的冲势,基本停住了。

  阴祖贵说,随着潮水的急剧变化,船体又开始迅速向后移动。9时15分,两根系牢在缆桩上的头缆及一根后倒缆同时绷断,其他两条头缆也嘣嘣直响。幸而此时双锚链已吃力拉紧,及时将船刹住,不然,另两条头缆及第一货舱上空的装船机也在劫难逃。

  9时16分,机舱集控室向驾驶台报告:“主机备妥!”此时潮汐涨落频繁,每10分钟涨落一次,船体急剧地移动。为了控制前后移动速度及冲势,缓冲缆绳受力,船员运用良好的船舶操控技术,采取频繁正倒车的办法,同时调整缆绳均衡受力,再将双锚链松至一节半下水刹牢。在7个多小时的抢险中,累计使用车钟466次,船被牢牢控制住了。

  9时25分,三副王朝胜接通了广州海岸电台,及时向中海集团广州海运公司总调度报告船上的紧急情况,寻求岸基指导。公司应急小组成员马上对船进行跟踪指导。约9时30分,码头装载机电路故障修复,船上管理人员全神贯注地指挥用车、用舵,稳定船舶,并请求因来不及撤离还留在船上的工头指挥装载机操作工人尽快启动机器,移开并升起装载臂。终于,两个操作员在工头的指挥下,鼓起勇气爬上了吊臂操纵室,仅用两分钟就成功收回了吊臂,为轮船消除了两个巨大隐患,也保护了港口的财产。

  据驾驶实习生廖秉军回忆,“9时35分,距‘桃花山’号尾部约80米处的两艘集装箱船和港池内在其东南面约300米处的一艘约6万吨级油船缆绳全断。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谁都明白,万一油船再撞击防波堤,引起爆炸或倾覆沉没在航道上,封住港口的出口,那港内所有船都危在旦夕。好在随着潮水的猛涨猛退,油船最后弃锚冲出港外,我们也松了一口气。”

  “‘桃花山’号由于处于被动泊位,无法凭自己的力量驶离港口,只有坚守在泊位上。另一港池的情况更糟,其中一艘船的缆绳绷断后,迅速撞向另两艘船舶,3艘船相互撞击,乱成一团,在同一港池的另外3艘船也同样在劫难逃,港池内一片混乱,损失惨重。”

  直至16时30分,海啸才逐渐消退。为了防止海啸再次袭击,21时15分,“桃花山”号在公司总调度的正确指挥下,在无引水员登船的情况下,驾船安全出港,于22时45分锚泊。

  “12月28日下午,港口初步恢复生产。在港口的安排下,我轮再次进港加载。靠妥泊位后,代理登船,他首先向我们祝贺,因为在这次抗击海啸袭击的抢险战斗中,在港口一片混乱的情况下,我们成功将船舶牢牢控制住,避免了自身损失的同时,也保护了港口设施的安全,且没有对其他船舶构成威胁。金奈港港口控制中心、引航站、港口管理局高度赞扬,一致表示‘中国船长非常优秀!”

  “这次成功抗击海啸灾难,首先得益于船舶安全管理体系的建立,近年来,交通部通过积极推动和实施国际国内船舶安全管理规则,使船公司、船舶和船员安全管理意识进一步增强,组织指挥和协调作战能力进一步提升;其次得益于船员管理和跟踪考核培养体系的建立,多年来,我国切实加强了对船员的考核培训和管理,加大了对船员实际操作技能和心里素质培养和考核力度,使中国船员的实际操作水平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桃花山”号政委黄彦新对记者说。(新华社供本报专稿)